427b2141fa52357e2476d4ac40a37fab.jpeg

 

1

這是一個有關性慾的夢......

 

夢裡的人、空間、路線總是隨著年紀的增長越發清晰。

 

一條長長的山路,開往你的住所。我坐在巴士上,車上坐滿了人,卻異常的無聲;像是被設定成靜音模式一般,聽不到引擎、聽不到人們交談。所有的人端坐著。不動。窗外的風景是電影裡浪漫的黃昏,暈染著舒服的鵝黃色,令人懶洋洋的。我看著窗外,發呆想你,直到車子停下為止。首先迎接我的是一排石梯,我加快腳步蹬上,興奮的來到你的門口,臉上是為你準備好最甜美的笑容。

 

eb5157981f8d889d847575bb2cbbd1ba.jpeg

 

但,所有的溫度就在推開門的剎那,被吸乾。皮膚因為恐懼不自主的起了一粒一粒的疙瘩。那個屋裡總是燈光曖昧陰騖。只有螢光幕一閃一閃,發出刺眼的光影和矯情的呻吟聲。你走上前來,笑凍結。一襲黑色正裝風衣和你的繽紛隨意成了對比,一絲不苟的妝髮在她的清秀臉龐前顯得過分修飾和隆重。 你看不出我的焦慮,你又怎麼會懂,偽裝的如此好的我們。熱情的吻印上我的,你總是單純的只想完成我的願望,儘管再荒誕你都傾力:甚至天真的在玄關先放了一個小床。

 

fashion-heels-model-sex-sexy-Favim.com-72402.jpg

 

我們一路親吻調笑,鑰匙轉開門,透過玄關的短簾幕知道客廳裡有人。『你怎麼會在家?』你驚訝的問。那是一道你未完成的題,解不開;從我們相識第一天我就知道這個人:瘋狂愛著你的一個人。「可以不要進來嗎?」她哀求。『走吧。』拉拉你,我對她總是有滿滿的虧欠。或許這是我唯一的補償。一路上你還是怒氣沖沖,為了讓你開心我打趣『以後把客廳讓給她,玄關給我就好了。別氣了。』

 

large.jpeg

 

沒想到一語成讖,『come on 我以為我是來看表演的』,『你自己說我可以只看的』你不顧我的奮力掙扎,吻太燙熔了理智,回應。再抬頭你臉上彷似沾了血一般,滿滿都是唇脂,你是中古世紀那個媚惑人心的嗜血伯爵。不知道何時她也如貓一般爬至後方,陰影打在她身上看不見表情只有輪廓,你們是同一類,而我是用來獻祭的女子。

 

imagesjo3jo3.jpg

img_0070.jpeg

 

『如果我出軌怎麼辦?』「只要我可以看就好」『真的嗎?』「是阿。」我們總是不間斷的有著這樣的對話,不安全感和不服輸的個性總是得鬥個你死我活,儘管深愛對方但欺負起彼此卻總是針針見血,拳拳到肉。

 

2

『不要吻我,不要』睜開眼望著天花板....。你躺在旁邊也似在另一個夢境漫遊,我們總是這樣,各自做著壓抑的夢,記得有時你睡去我望著你,你會莫名的流淚,是因為我嗎?

 

building-passion-excerpt.jpg

 

j31o3bjo.jpg

創作者介紹

火星女孩的時尚日誌

Madame.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