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1f170c16be35f69f1c17f0a67802ac.jpg

 

沒想到自己也會開始對著鏡子怯怯的研究顴古兩旁的小班點,

 

揉捏著臉不時轉動著頭部確認自己脖子的紋理線條。

 

有時甚至用放大鏡專注的檢視那一顆顆神祕的毛孔,

 

看看他們是否如專家們陳述那般開始變成水滴狀。

 

一夕間青春好像就離開了, 摸摸自已的身體好險依舊有彈性,

 

不似臉那樣的無情。

 

再老的驚嚇中遲遲無法平復。

 

我拿起剃刀, 總覺得再和『老』的戰鬥一定要奮力,

 

打起肥皂, 細細的在下體上抹上泡沫,

 

一刀一刀把那些代表成長的卷翹小毛盡數除去,

 

刀片滑過那粉紅色的不平, 害怕。 原來自己是這樣的容易受傷。

 

攬鏡自照, 光滑的下體皮膚有種稚嫩的可愛感,

 

這一戰不致於輸的太難看。

 

和時間對抗實在太耗損心力,

 

我隨即趴倒再床上, 忽然覺得自己很可悲;

 

嘴上讓著女權,智慧,優雅,

 

怎麼才剛和『老』打個照面就亂了陣腳,

 

都還沒打戰, 就早先變成了一只口心不一的笑面偶。

 

和『老』這敵人不能蠻幹,

 

和平共存大概才是解決之道。

 

keep your friend close keep your enemy closer

 

caroline_de_maigret.jpg

 

所以現在我開始默默的練習和這個新朋友相處。

 

偶爾我還是會焦慮那水滴狀的毛孔,

 

看著小女生的大腿發呆,

 

會在捷運上努力作著凱格爾運動。

 

但大部分時候我會假裝和他要好,

 

感謝他為我生命帶來很多很多的美好的經驗和回憶。

 

但come on 我還是個女人。

 

儘管再怎樣脫俗成熟我還是希望我能永遠美麗不要變老。

 

一個永遠庸俗的生日願望。

 

post_1492157_1239724343_med.jp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Madame.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