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uboutin-lipstick-preen.jpg  

 印象中媽媽不常塗口紅,,也是淡淡的一抹。

 

反倒是阿姨.....

 

阿姨是個很時髦的少女,

 

四肢長長,有點小豐腴,

 

但骨架小小的,有一頭茂密的黑長髮,

 

每天出門前阿姨都會花很長的時間,

 

洗澡,然後用大梳子用力梳開她那頭因為太長而糾結的長髮,

 

細心吹乾,噴上充滿人工香氣的髮膠,

 

化妝,

 

 

5.jpg   

 

最後噴上香水。

 

平時只有阿姨在的時候我們可以進入她房間,

 

站在她身後,看她認真撲粉底塗腮紅,

 

側著臉細心的畫上眉毛,

 

張開唇,塗上口紅。

 

1280x720-KIb.jpg

 

那神奇的步驟和過程,

 

可以讓我短暫的睜大雙眼靜止不動。

 

但其於她去上課的時間,房間門總是上了鎖。

 

一天,見機不可失,我溜進了這個一直被禁止單獨進入的空間。

 

空氣好像罩了一曾薄薄的細紗,

 

是淡淡的粉紅色。

 

衣服鞋子整齊的疊著,

 

還有一個白色的梳裝台,

 

台桌上高高矮矮,正方長形的瓶罐擺滿.

 

我躡手躡腳的打開梳妝台下的小抽屜,

 

一股香味飄了出來,

 

抽屜裡頭裡有很多很多小盒子

 

打開,很像我們用來畫畫的調色盤,

 

還有幾五隻口紅。

 

我學起媽媽和阿姨平日的動作

 

嘟嘴,開口認真的塗了起來,

 

 feb24_tween_makeup.jpg  

 

可是口紅對我來說實在難以控制,

 

於是把臉弄地亂七八糟,

 

比較像是要上台表演的小丑。

 

看看自己在鏡子裡滑稽的樣子,

 

800px-Happy_child_2.jpg

 

不由自主的大笑了起來。

 

當然那之後還是被阿姨發現,

 

罰站了一個小時。

 

那大概是我最早對口紅和阿姨的印象。

 

至於對口紅的好奇,

 

是從一本書開始。

 

那是一本舊舊黃黃, 被時間爬過,

 

頁面上已有折角,還有透明膠帶補修過痕跡的單薄小書,

 

書的封面和側邊印著小小方方端正的四個字,

 

『日安憂鬱』。

 

image_book.php.jpeg  

 

在冰冷的圖書館鐵架上

 

安靜的被擺放在法文文學著作區裡,

 

鄰著她的是雨果厚重的悲慘世界和和扎實的寫實主義小說紅與黑。

 

於是它顯得更薄更小,

 

就像一個小女孩脆弱孤獨不知所措的握著雙手低著頭,

 

站在一群大人堆裡。

 

但翻開書後,我和莎崗一起掉進了那個夏日:

 

 翻頁中似乎聞到了海水的腥鹹味,

 

我身上沾附了溫暖綿密的細沙,聽到海浪規律的拍打,

 

遇見了書中的女主角十七歲叛逆的賽西麗,和優雅的安娜。

 

有一晚賽西麗要和安娜一起去賭場,

 

莎岡形容安娜:『她身上那件灰色禮服是一種非常美麗,

 

近乎白色, 抓住光線的灰,

 

有如清晨時分海面的色彩。

 

那一晚,

 

所有的成熟美似乎都集中在他身上。』

 

 8046967452.jpg    

 

我和女主角賽西麗一起蹲坐在梳妝台前拿著香檳,

 

觀察安娜化妝,偷偷翻開她的衣櫃.

 

羨慕卻也討厭安娜的高貴氣質,

 

認為她過於嚴謹。

 

我們喧鬧玩樂,安娜總是坐在一旁像一幅畫般的端坐,

 

知性優雅。

 

 o-CARLA-BRUNI-GUEST-EDITS-PARIS-VOGUE-facebook.jpg  

 

但書的最後安娜墜入山路墜崖身亡。

 

我在一行行簡單的文字裡感受到。

 

我們對愛情有一樣的嚮往和矇懂,

 

甚至對生命有著相同的疑惑。

 

讀完,闔上書,我聽到巴黎的車聲,

 

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空虛,

 

沙崗和安娜成了我的朋友,

 

 

head.jpg

 

我開始尋覓她們的身影,

 

在任何有關法國女人的描述裡。

 

因為,套句日安憂鬱中女主人翁西賽兒描述安娜的話:

 

『因為她,才讓我初視優雅為何物。』

 

14177016023189.jpg   

 

在家裡的書櫃裡有個小區,

 

放滿了所有關於法國女人的書籍。

 

我熱愛研究他們的食衣住行和文化 ,

 

所有關於她們的細節,

 

都可以被我反反覆覆的觀察。

 

她們進食的方式,運動的邏輯,

 

幾乎只要有被書寫或是記錄下來資料,

 

我總是熱情的閱讀和收藏。

 

認真的態度大概可以媲美研究外星人的科學家。

 

,但對於解剖法國女人這點目前個人是覺得還沒有其必要性。

 

在日安憂鬱或是任何有關法國女人的描述裡,

 

總是不停提及法國女人熱愛裸妝,

 

總覺得濃妝會讓女人變醜,是種很不『優雅』的作法,

 

但卻又矛盾的說女人出門一定要化妝,

 

而其中有一樣彩妝品不停的被提及,

 

不是粉底,不是眼線,而是口紅。

 

『兩隻口紅和一個情人』的作家海倫娜.鮑威爾 ,

 

A1325066906.jpg  

 

在書中描述道父親的情婦,蘇菲

 

:她隨時隨地都打扮得光鮮亮麗就像電影明星一樣。

 

我崇拜她,就像小女生崇拜童話中的公主。

 

即使她才剛起床,披上喀什米爾的睡袍,

 

鬆鬆地綁起頭髮,依舊優雅十分。

 

蘇菲有一天告訴作者:

 

「要當法國女人,真正需要的只有兩支口紅和一個情人。」

 

maxresdefault.jpg

 

作者問她為什麼要兩支口紅,

 

蘇菲很驚奇地說:「當然是一支白天用,一支晚上用。」

 

不只海倫娜,我也覺得很迷惑,

 

畢竟在化妝這麼多繁複的細節裡,

 

為什麼挑選口紅呢?

 

6a2ce636e414c847468d69942accbe3a.jpg  

 

口紅為什麼如此重要呢?

 

而且要兩隻呢?要回答這個答案,

 

要跳到這個女人-Dita Ven Teese,

 

全球知名的脫衣舞孃,

 

-M-7a539f6d37777dd310d690c678853261_640x360.jpg

 

一頭釉黑的復古髮型及肩,

 

完美猶如白瓷的無暇皮膚,

 

加上細緻描繪的紅唇,

 

一雙媚惑的靈動雙眼,

 

活脫脫就是個40年代黃金年代的好萊塢巨星。

 

她的一舉手投足都好令人覺得媚惑,

 

『我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,

 

我是金髮,是個很普通的美國少女,

 

有天我買了一個古董的粉餅,

 

上頭有一個pin up女郎,我覺得很迷人,

 

於是就把頭髮給染黑。

 

從此我就愛上了這樣的裝扮,

 

這樣的打扮讓我獨樹一格,我非常喜歡。』

 

Dita-Von-Teese-HOMe-0.jpg

 

Dita Ven Teese 4歲就開始學習古典芭蕾,

 

所以有很好的舞蹈底子,走路,說話,甚至是跳舞

 

都輕盈飄逸的好像踏在雲上,

 

dita-von-teese-06.jpg       

 

因為喜歡2050年代的好萊塢明星,

 

像是Rita Hayworth, Hedy Lamarr

 

風情萬種的高雅形象,

 

於是開始仔細研究起這些女星的服裝,

 

髮型和彩妝,

 

像是勾起的眼角和飽滿的唇色。

 

同時也開始收集古董衣甚至是奢華的戲服。

 

viva-glam-vi-campaign-2-dita-von-teese.jpg

 

在大學時Dita Ven Teese選擇古裝戲服設計,

 

也希望能成為電影造型師。

 

但她很快的發現,這些古董服飾:

 

像是維多利亞風格的胸衣馬甲或是襯裙

 

實在是太貴了!

 

本來在酒吧從事表演工作的她

 

於是決定轉而表演脫衣舞。

 

20年代的Gypsy Rose Lee是他的偶像之一

 

生動可愛的表情無論男女都喜歡,

 

回頭看看他們兩個的表演性感中總是有些俏皮

 

的確有幾分相似。

 

Dita Ven Teeses有雙巧手擅長自己做造型,

 

除非是大型的活動或是拍攝,

 

不然所有的妝或是高難度的復古髮型都還是由自己動手。

 

由於他特殊的個人氣質在一出道就受到各大情色雜誌的歡迎,

 

逐後也漸漸被一般媒體注意到,

 

Dita Von Teese 的脫衣舞表演又稱為「滑稽歌舞雜劇」,

 

Dita-Von-Teese-Makeup.jpg

 

這是種進乎失傳的雜劇

 

結合了藝術和脫衣舞的表演形式,

 

所有的場景道具像是巨型鑲鑽的孔雀扇

 

或是服飾都經過 Dita Von Teese精心設計,

 

加上流暢的動作和表情,

 

tumblr_mv2api5PKp1sl6p5eo1_1280.jpg

 

第一次看的時候我驚訝的下巴差點移位。

 

表演非常精緻,而且需要高超的技巧去控制身體,

 

完全不像一般人想像的脫衣舞,單純販售肉體,

 

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她開創的香檳浴,

 

dita-von-teese-82304.jpg

 

裸身在香檳杯中看似輕鬆的舞動身體,

 

其實得經過無數的練習和排練,

 

吸引了一大批上流社會的名流,

 

擺脫脫衣舞只有男性觀眾的印象,

 

甚至還出現了「一票難求」的景象!

 

她還寫了一本《Burlesque and the Art of the Teese》的書,

 

作為入行10年的紀念,

 

她將香豔和猥褻區分開來,

 

她,讓所有人知道,脫衣舞也是一門精緻優雅的表演藝術。

 

Dita Von Teese無時無刻都神采奕奕,性感無比。

 

在這個八卦媒體充斥的年代,

 

竟沒有任何一張他穿著運動服邋遢的照片,

 

讓所有訪問他的人都不停好奇的追問他,

 

到底是怎麼辦到的?

 

12.jpg  

 

Dita只是很優雅的笑了一笑,撥了一下頭髮,

 

畢竟這個問題他大概回答將近一百次了吧!

 

:『我只是快速的戴上太陽眼鏡,和搽上紅唇。』

 

dita-von-teese-red-lipstick-for-mac-lead.jpg

 

那個瞬間我好像對口紅有了多一點點的了解。

 

 

Madame.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