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326130717

5

 

我佔據了你的吻和眼神,她只有退後。我熱切的囓咬你的唇、肩、胸口,一口一口,想把你吞下,暴戾沒了平時的溫柔更多了些處罰的暗示。突然你停下來,『你想要他是嗎?』,回頭,她跨坐在你的鼠蹊部上狂野的摩蹭,空氣裡充滿了牡蠣的腥甜。我停下動作,爬回觀眾席。背景是日本AV女優的嬉鬧嬌噌,面前是一對原始劇烈震動的肉體。她彎下腰親吻你越發堅挺的下體,髮絲困擾的掉至臉龐,你熟捻的為她挽了一個馬尾;親暱的另我嫉妒,我像是希臘故事裡的希拉,希拉嫉恨每一個與她丈夫有親密關係的人,並且利用她的權力和地位,殘忍的懲罰那些女人。你從背後進入他,她終於放下了手上的黑色棒子,趴下的臉從膝蓋中間露了出來,我無法分辨這下上下對倒的臉是怎樣的神情,分不清是愉悅或是痛苦。她依舊默然,無聲的進行演出。或許這是種抗議或只是一個我特異的春夢,夢裡只有我不懂的語言流竄著。

 

Madame.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